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校長被質疑造假,南開大學真的太南了

新周刊 2019-11-22

南開大學開學典禮上的曹雪濤。/圖蟲創意

曹雪濤團隊的情況絕非個例。長此以往,學生苦,教師累,國家的科研經費也被浪費 …… 那么受益的究竟是誰?

11 月 14 日,一位署名為 Elisabeth Bik(下文稱 " 比克 ")的斯坦福大學前助理研究員在社交媒體公開指出,一位中國學術圈的教授多篇論文存在實驗圖片 " 不當復制 " 的問題。

根據所指論文,人們迅速定位出這位教授就是中國工程院院士、現任南開大學校長的曹雪濤。

被曝論文造假的院士

比克在 Pubpeer 論壇上陸續發布了對曹雪濤團隊 40 余篇論文的質疑,被指的論文多為涉嫌用 ps 手段偽造數據 ,一圖多用。

Pubpeer 論壇是一個學術信息交流平臺,鼓勵科研人員對已發表的論文進行評論,評論內容可以是批評、質疑、改進建議等,可以理解為是 " 科研紀委 "。

11 月 15 日,曹雪濤接受專訪表示此事正在查,查完將給大家答復。

11 月 18 日,曹雪濤親自在 Pubpeer 論壇上對比克的質疑作出回應。

當人們的關注點更多地落在曹雪濤 " 以此為機會,在維護科學的準確性和誠實度方面做得更好 " 的表態上,其實更容易忽略掉,他的回應方式也頗為耐人尋味。

曹雪濤選擇回應的文章是 2008 年發表在 Blood 雜志上的 CaMKII promotes TLR-triggered proinflammatory cytokine and type I interferon production by directly binding and activating TAK1 and IRF3 in macrophages,而這篇在曹本人回應前就被其他網友解釋清楚了。

比克的質疑主要是:第三行的兩個圖看起來也過于相似了,你們兩位是什么關系啊?我瞅著咋有點不大對頭?

然而評論區的網友回復她說,你沒發現上面兩行的左右兩圖也很相似嗎?為什么這么相似呢?因為它們根本就是同一個樣本在添加試劑前后的樣子嘛。

我們可以理解成一個是早上的小明,一個是中午的小明,這要不像就奇了怪了。

所以,針對這篇的質疑基本上可以說是一個誤會,她光盯著圖片了,沒仔細看文字。

曹雪濤選擇在這篇論文的質疑下進行回應,說他 " 對有效性以及可重現性仍然充滿信心 ",倒也沒啥毛病。

再看團隊其他人的回應,顯然也有避重就輕的嫌疑。

比如這位叫陳濤涌的作者,曹的其他學生回應的都是自己一作被質疑的文章,或者承認錯誤,或者解釋清楚。

他倒好,他自己一作被質疑的文章沒全部回應,倒是幫忙回應了兩篇別人一作的文章。自己的麻煩還沒解決清楚,就替別人救火去了,不知道這是團隊精神,還是自己的論文錘太實沒得洗。

曹雪濤回應比克博士。/@PITD 亞洲虐待博士組織、果殼

如果能未卜先知,曹雪濤大概一定想要阻止 10 月初被接收的論文的發表——

因為這篇最新刊發在自然雜志子刊的文章 Inducible degradation of lncRNA Sros1 promotes IFN-γ-mediated activation of innate immune responses by stabilizing Stat1 mRNA ,一經發表,又叒叕被人質疑了,就在他作出回應的 11 月 18 日,這起事件討論度依舊居高不下的時候。

根據 @PITD 亞洲虐待博士組織 統計,截至 11 月 19 日 19:00,曹雪濤團隊被指存在偽造數據的論文數量已增加至 64 篇(僅僅是被指,之前被曹雪濤團隊回應完美解釋的文章沒有被剔除)。

來自中外網友自發的查證仍在繼續,這個數字在未來依然有可能繼續增加。

國際慣例與本土國情

曹雪濤被指學術造假的消息能夠引起廣泛關注,一方面也源于一個巧合。

在吃這批科研造假瓜的網友中,不少人正是高校研究生。

11 月 13 日,曹雪濤還在人民大會堂與王澤山、錢七虎兩位院士一道,做了學術誠信和學風建設的演講,全國約 80 萬研究生通過網絡直播收看了這次演講。

一些院校的研究生還被要求寫心得,結果一刷微博就看見剛還 " 叭叭 " 給你上課的人貌似自己屁股就不咋干凈,此時的心態就變得尤為微妙了。

" 實在太諷刺了 "" 丟人丟到國際上去了 ",人們不免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微博搜索曹雪濤名字,夾帶的關鍵詞。

不過,我們先別急著給人扣學術不端的帽子。曹院士目前的處境,其實有點兒像開車時跟其他車輛發生了剮蹭,另一個車主走過來跟你商量," 大哥,咱們是公了還是私了?"

這里所謂 " 公了 "" 私了 " 并不是說曹雪濤團隊與比克之間未來可能達成某種心照不宣的默契,而是說即使是同樣程度的涉嫌造假的事件,也很可能有不同的處理方式。

單純按照國際慣例的話,論文造假一經查實,接下來就會被雜志撤稿。例如埃及兒童腫瘤醫院及貝勒醫學院等單位 2018 年 9 月發表于 Nature 上的論文,也在 Pubpeer 上面被曝圖像造假,經查實后就被雜志撤稿了。

而如果按照本國國情,這里面可商榷的余地就大了。

首先,Pubpeer 論壇并沒有認定學術不端的資質(當然人家論壇也并沒認定,甚至比克也只是質疑),你貼上的錘再實,也是不能直接被認可的。

論文真假,傻傻說不清楚。/unsplash

那么,誰才有權認定有沒有學術不端呢?

根據我國科技部門今年第 323 號文件《科研誠信案件調查處理規則(試行)》,只有所在單位、上級單位、科技項目(計劃、基金)主管部門、學位授予單位等為數不多的責任單位才有資質宣布一個學者的行為是否不端。

具體到曹雪濤這個事件中,也就是中國工程院、第二軍醫大學這些單位,它們有資質,并且也有必要出面調查并回應公眾的關切。

消息出來后,有不少人分析說曹雪濤自己沒有造假,是被手下的小老板坑了,這很有可能是真的。

然而,曹的不知情,恰恰是失職的表現。通訊作者要為文章的可靠性負責,是第一責任人。

事實上,被曝光后,這起事件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我身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 Top2 博后表示," 要是這么實錘的學術不端都能被輕輕帶過,那以后大家都去造假好了,誰還搞科研?嫌自己頭發太多?"

另一邊,隨著 " 學術造假 " 的消息在網上沸沸揚揚,曹雪濤八十年代發布的一篇關于氣功的論文也被扒出來鞭尸。

一篇研究氣功的論文,作者欄出現了曹雪濤的名字。

然而,這些看似荒謬的選題在國內并不是新鮮事。

2011 年,時任中國煙草總公司鄭州煙草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謝劍平當選工程院院士,他的主要科研成果是研發出 " 神農萃取液 " 與中草藥卷煙。

前者號稱能有效減少煙草煙霧中的有害成分,抑制煙草煙霧中苯并芘的致癌性,降低 61.5% 亞硝胺和煙草特有亞硝胺,還能夠化痰止咳,后者則 " 開拓了中式卷煙降焦減害研究領域 "。

近 100 位院士聯名致函中國工程院主席團,請求盡快復議、重審煙草專家謝劍平當選工程院院士的資格。

百倍于己的阻力,并沒讓謝劍平失去院士資格。

2013 年,中國工程院已啟動過復議謝劍平院士資格的相關程序,但這一方案在工程院主席團投票中就 " 失敗了,沒通過 "。

按照現行章程,如要取消院士資格,只有本人主動請辭這一種方式。

沒有人能夠準確地預料,曹雪濤事件的走向究竟如何。

我從未見過

比南開大學更倒霉的高校

早在曹雪濤回應之前," 超過 40 篇論文涉嫌使用 ps 造假 " 的消息就已經在國內社交媒體上鬧得沸沸揚揚。

盡管這些帖子總會以不明原因消失,但經過多方發酵后的關注點和話題度還是越來越高,直到 # 南開校長曹雪濤 # 的話題上了熱搜。

在這個微博話題下,除了激情吃瓜的網友,也不乏南開的學生。

從南開學生發布的言論來看,一部分同學很納悶,這背后是不是有人操縱啊?怎么我們上個月百年校慶那么大的場面都沒上熱搜,這么一個捕風捉影的事愣是被搞上熱搜了?

而另一撥人心想,快拉倒吧,就知足吧,人家至少還讓我們開開心心過完了校慶才爆料的。

不久前,南開大學大學迎來了百年校慶。

這兩種想法看似不同,其實都有點一廂情愿,就是太拿自己當回事了。

有時候在我們自己看來無比重要的事,在別人眼中往往并非如此。

哪天沒有大學過生日(即使是百年生日)?

但是多久才能爆出一個這樣量級的學術大佬的丑聞(盡管只是疑似)?

網友們更熱衷于討論后者簡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跟熱搜話題的沸反盈天相比,南開大學官方微博下的評論區卻顯得異常清凈。不消說,肯定是有人在負重前行。

網友曬出的被南開大學官方微博刪評拉黑禁言的截圖(這個網友真的真的不是我)

11 月 21 日傍晚,沉默多日的南開大學方面終于算是有了一個半官方的表態。

認證為南開大學學工部的公眾號 " 南開微學工 " 直接轉載公眾號 " 科研誠信 " 發布的名為《Pubpeer 能宣布某人論文造假嗎》的微信文章,并附言:" 不妄下結論,不吃人血饅頭,這是公號原則。"

南開對于曹雪濤流露出的同情、惋惜甚至力挺,其實并不難理解。

南開師生實在是有太多理由對這位履職不久的新校長抱有好感了。

在學科發展方面,有一個比較直觀的事實可供參考:

曹雪濤到任當年,南開大學拿到的經費就翻倍了。

根據今年 8 月公布的 75 所教育部直屬高校 2018 年部門決算總經費數據,南開大學 2018 年決算總經費比之 2017 年暴漲了 95.09%,位列第 13 名。翻了一倍都沒能躋身前十,可以想見南開之前是有多窮。

不常去醫院的天津市民,近兩年到醫院就診時可能會突然發現,不少醫院的名稱前都加上了 " 南開大學附屬醫院 " 的字樣,這被視作南開大學大力發展醫學的一個嘗試。

盡管與 12 家醫院簽約合作的協議是在龔克任內簽署的,但人們好像還是更愿意把這份功勞算在幾個月后到任的醫學巨擘曹雪濤頭上。

而曹雪濤也確實不負眾望,利用其過人的影響力給南開大學帶來了不小的幫助。

例如,之前與南開有教學合作的英國高校是伯明翰大學、格拉斯哥大學這個層次的(沒有說這倆學校不好的意思),而曹到任后則促成了與牛津大學的合作。

2019 年 10 月 17 日,在南開大學建校 100 周年紀念日當天,南開大學—牛津大學聯合研究院正式揭牌成立,同時南開大學與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政府簽署協議共建南開大學—牛津大學聯合研究院(深圳)。

而在生活質量方面,也有一個頗為諷刺的事實作為佐證:

一直為"八里臺校區學生宿舍沒法裝空調"背鍋的老化的電路,在學電工的龔校長手里毫無起色,到了學醫的曹校長手里反倒煥發第二春了。

南開大學校鐘/圖蟲創意

誰說學醫救不了中國人,就是在跟南開大學的同學們過不去。2018 年之前的每個盛夏,南開本部校園內總有一個聲音在千百次地呻吟著,呼喚著:救救孩子吧,裝裝空調吧。

據洋蔥日報社天津分社報道,南開大學 2017 屆的幾名畢業生在畢業之際,集體創作了一首內涵學校不裝空調的歌曲《南以離開的盛夏》,還被學校誤以為是贊歌,美滋滋地在該年的畢業典禮上播放了。

我翻開南開的百年校史一看,字里行間密密麻麻的全是一個詞:吃人裝空調。

說了這么多,其實就是一句話,人非草木。南開人是要有多硬心腸,才能完全不被立場左右,跟著大家一起義憤填膺地痛罵他呢?

曹雪濤的 " 翻車 "

只是國內科研現狀的一個縮影

對于南開大學來說,曹雪濤自然是好校長。而對于曹的學生來說,他更是好導師。這年頭,垃圾導師各有各的不好,好導師卻都是相似的。

什么是好導師?

不是和藹可親不端架子的導師,也不是發票全部自己貼的導師,而是帶著學生做項目、發頂級期刊、幫忙牽線搭橋給學生未來工作鋪路的導師。

" 噓寒問暖不如打筆巨款 ",這是連互聯網情感博主都明白的道理。

沒有論文的碩博,就像沒有身孕的嬪妃一樣地位尷尬。套用當代互聯網著名打工仔王豆豆的一句名言來說,就是 " 我出來讀博,我不惦記發文章我惦記什么?"

而同樣一篇文章,你發可能不行,他發就行,這就是大老板的優勢了。

于是,這樣一個怪圈里, 所有人都想跟牛逼的導師,進厲害的課題組,占據更多的學術資源,像搶著浮出水面換氣的金魚。

某一所校園/圖蟲創意

連續 11 年、一共指導出 12 名全國博士優秀學位論文,本是曹雪濤作為導師的一大業績亮點。

但在對比了 12 篇全國優秀博士論文和被質疑的 60 余篇文章后,我發現這 12 位優博們幾乎全部牽涉其中,有的還是被質疑的論文的第一作者。

2005 年張明徽憑借《脾基質細胞對造血前體細胞的定向誘導作用及對樹突狀細胞生物學特性的影響》獲得全國優秀博士論文,2004 年,文章的一部分就已發表在 Nature Immunology 期刊上。

該文在 2014 年進行過勘誤,勘誤的內容為:" 在最初發布的本文版本中,圖 2c 的第一行錯誤地顯示了 diffDC 和 diffDC-LPS 的相同圖。

由于原始數據的來源不可用,這些圖已被新實驗中獲得的數據所代替。該錯誤已在本文的 HTML 和 PDF 版本中得到糾正。"

2008 年、2009 年的優博史麗云、韓巖梅分別在 2006 年和 2009 年在國際權威雜志上作為一作發表的與他 / 她們博士論文方向相近的文章,都在這批被質疑的文章之列,截至發稿前,沒有撤回,沒有勘誤,沒有回應。

東窗事發后,曹雪濤手下的小老板們也迅速被相關領域研究者及熱心網友們鎖定。

哈佛大學醫學院研究員發布的微博/@HMS_XIN

可以看到,當年曹雪濤帶出的博士、博后們,已經成為各自實驗室、課題組的負責人,不少人自己也成為了博導,帶了學生。就這樣因為一檔陳年舊事被 " 挖墳 ",好像也挺 " 冤 " 的。

然而,如果占盡紅利在國際權威雜志發文的 " 人生贏家 " 們,只是因為涉嫌造假被揪出來就算冤,那些苦苦掙扎熬不出頭而抑郁的、甚至選擇輕生的博士生們冤不冤?

大眾對于科研工作者的期待總是 " 板凳坐得十年冷,文章不寫半句空 ",可鮮有人知高校青年教師們也普遍面臨著六年內沒從講師變成副教授就要被掃地出門的 up or out (非升即走)。

為了一份穩定的教職," 青椒 " 們也只能盡力去夠眼前的胡蘿卜。

就更別提底層的學生們了,對于廣大科研民工來說,只有學術成果是 1,其他的都是 0。當你沒有這個 1,你在師門里就是個 0。

不比誰發的論文多,誰的影響因子高,又能比什么呢?沒有一個量化的標準去評定每個科研工作者的能力,是不是更容易滋生學術腐敗?

因此,這種亂象在某種程度上似乎也是必然。現狀如此,曹雪濤團隊的情況絕非個例。

只不過,長此以往,學生苦,教師累,國家的科研經費也被浪費 …… 那么受益的究竟是誰?

4 年的時間與精力,科研的經費,誰不想把它們用到對的地方呢?/圖蟲創意

以上內容由"新周刊"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准的六肖中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