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親情枷鎖丨 23 年前弟弟供我讀大學,現逼我替還 180 萬賭債

ZAKER哈爾濱 2019-11-21

實習生 李家興 ZAKER 哈爾濱記者 李永明

這是一個令人唏噓的故事:前半段,溫暖感人,而后半段,畫風突變 ……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吳勇,今年 44 歲,名校博士,哈爾濱市一家私企的法人。作為業界的高學歷者,吳勇從商以來以誠信為本,從未有過一起債務糾紛,從未與法院有過半點兒瓜葛。然而,前段時間,他險些成了被告。想要告他的人,居然是他的親弟弟吳軍。

11 月 14 日,記者在哈市南崗區一棟寫字樓里見到了吳勇,他剛開完會,還沉浸在會議的興奮中。可談及弟弟,他突然一臉的無奈和沮喪。或許,用 " 又愛又恨 " 來評價他對弟弟吳軍的態度,再恰當不過。

寒門手足情深 弟輟學打工供他上學

說到愛,吳勇的眼圈泛紅。

吳勇說,他的老家在齊齊哈爾市農村,兄妹三人,他是大哥。打記事兒起,母親每天都靠喝中藥來維持孱弱的病體。幾畝薄田,父親視若生命,可怎能擔起養活一家五口生活的負重?整個屯子里,吳勇家是最窮的,窮到弟弟從小就撿他的舊衣服穿,窮到妹妹看的電視機是從收破爛那兒買來的 …… 求學路上,吳勇對 " 窮 " 字更是感同身受,個中滋味兒刻骨銘心。

吳勇毫不夸張地說,他就是全屯子里最聰明的孩子,學習成績一直是班里第一,后來還是全鄉第一,中考又是全縣第一。成績永遠是最好的,可他吃的用的卻是同學當中最差的,一毛錢的饅頭,兩毛錢的湯,還有那罐母親炒的連肉丁兒都沒有的咸黃瓜,是他高中 3 年的伙食標配。" 我每一天花錢從沒超過一塊錢,你信嗎?"

可即便吳勇如此省吃儉用,家里仍難以支付并不算高的學雜費。1994 年,吳勇考上國內一所名校時,家里犯難了,因為不但學費拿不起,生活費也成問題,更何況,當時吳勇的母親病得很重,家里四處舉債。此時,讓吳勇感激一輩子的人站了出來,他就是弟弟吳軍。

吳勇說,弟弟只比他小 3 歲,學習成績也非常好,和他更是感情深厚。那年 9 月,原本要去縣里讀高中的弟弟主動提出輟學,之后,到齊市一處建筑工地打工。

學成知恩圖報 哥為弟一家竭盡所能

吳勇至今清楚的記得,送弟弟走那天,愁眉不展的弟弟大口大口地猛吸著旱煙,而眼淚一直在他的眼圈里打轉兒。良久,父親突然對吳勇說:" 大勇,你寫個保證書吧,將來出息了,好好報答你弟!"

吳勇說自己當時一愣,回過神兒來立即拿出紙和筆,鄭重地寫下這樣一行承諾:" 我吳勇將來學業有成,管弟弟吳軍一輩子。"

事后證明,吳勇說到也做到了。大學畢業后他一口氣讀完了碩士和博士學位。2003 年,吳勇被北京一家外企高薪聘用。第一個月工資,吳勇一半寄給了父親,一半寄給了已在老家娶妻生子的弟弟吳軍。此后,他每年差不多拿出一半薪水寄給父親和弟弟。吳勇說,2005 年春節前,聽說弟弟要蓋房子,他一次性給了弟弟吳軍 8 萬元錢,那是他一年的年終獎。

2008 年,吳勇回到哈爾濱和朋友創辦了自己的公司,事業漸漸風生水起,回報弟弟的機會也來了——

2009 年,吳勇把侄子接到家里,并把他送到哈市一所私立學校,所有費用全由他支付。2011 年,弟弟吳軍一家搬到了哈爾濱。住的房子,是吳勇花錢租的。吳勇還掏錢給弟弟買了車讓他開出租,還給弟媳在自己的公司安排了工作。可以說,弟弟一家三口的學習和生活,他都事無巨細幫著打理。

回老家過年時,父親一邊喝酒一邊夸獎吳勇:" 大勇,真有做哥哥的樣兒。" 那一刻,吳勇感到心里很溫暖。

墮落沉溺賭博 弟道德綁架逼哥還債

說起恨,吳勇很多話到嘴邊又咽下。

他告訴記者,自己學業事業有成之際,弟弟的人生軌跡也在一點點與正軌偏離。打工回到屯子里后,弟弟變得不學無術,酗酒還染上賭博的惡習。起初,吳勇并不知道,父親也難以啟齒。所以,當弟弟以各種借口向他要錢時,他全力滿足卻一無所知。后來,弟弟來到身邊后,他才察覺到了異常。

吳勇說,正常的哥一個月都有五六千元的收入,可弟弟總是抱怨錢賺得少。一天,吳勇發現吳軍居然沒出車,而是和朋友在一賓館聚眾賭博。那天,吳軍欠人家的一萬多元錢,是吳勇還的。那天,吳勇大罵了吳軍,輸得紅了眼的吳軍反唇相譏:" 學都讓你上了,你現在有錢了,我怎么和你比?" 那一刻,吳勇無言以對,心里非常難受。

讓吳勇沒有想到的是,那句戳心窩子的話,竟成了弟弟吳軍的一句口頭禪,成了每次他對抗吳勇教訓的說辭。

吳勇更沒想到的是,弟弟在賭博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他不但把家里的全部積蓄輸得精光,還把出租車輸掉了。2016 年,弟弟離了婚。離婚后更是有恃無恐,債臺高筑。2018 年 9 月,吳勇拿出了 20 萬元替弟弟償還了部分賭債后,嚴厲警告他這是最后一次替他背債,以后再也不管了。可他哪里知道,一個長久被賭癮浸淫的人,長期被賭債纏身的人,想拔出泥淖,太難了。至今年 4 月,弟弟吳軍仍有 180 萬元債務無法償還。

這一次,吳勇斷然拒絕。可這一次,弟弟突然翻臉。他每天都糾纏和騷擾吳勇,還多次到吳勇的公司胡鬧。更讓吳勇始料不及的,弟弟竟然拿出了當年自己寫的那份 " 保證書 " 要挾他,不替他還錢就到法院告他,就會搞得他聲名狼藉。吳勇的肺都要氣炸了,卻無可奈何。今年 9 月的一天,吳勇突然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對方自稱是律師,受吳軍委托要起訴吳勇,而對方說的證據就是那份保證書。深諳法律知識的吳勇,立刻揭穿了對方的謊言:" 你懂法嗎,這份保證書能起訴我?你是我弟雇的吧?" 對方一聽,掛斷了電話。

放下電話,吳勇突然感到心里一酸,眼淚差點兒流下來。那份保證書,記錄著他生命歷程中多么幸福的回憶,曾經承載著多么深厚的手足之情,可如今,竟成為弟弟威脅他要錢的 " 籌碼 ",他怎能不心痛?

采訪結束時,吳勇擲地有聲地說,欠弟弟的 " 債 " 他還完了,弟弟欠的 " 賭債 ",他一分也不會再替他還了。他甚至有些自責,或許,正是自己過度的給予,讓愛變成了害 ……

(文中人物為化名)

圖片均為網絡配圖

編輯 王劍青

值班主編 張雷

以上內容由"ZAKER哈爾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標簽 吳軍大學
社會新聞

社會新聞

人間有情 社會有你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最准的六肖中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