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0 買的“古董”賣了 600 萬!這是什么“神操作”?

ZAKER吉林 06-19

" 貪腐的人時時生活在恐懼之中,收受賄賂猶如炸彈,隨時可能炸響;送錢送物的人別有用心,收受者好似處于被綁架狀態,這讓內心特別痛苦 ……"5 月 27 日,湖北省襄陽市襄城區檢察院組織干警觀看警示教育片《喪失底線的代價》,當聽到片中襄州區原區長王士金的懺悔之言時,參與過此案辦理的檢察官依舊感到震撼和痛心。

2018 年 5 月,襄陽市紀委通報,襄州區原區長王士金違反政治紀律,與他人多次串供,轉移贓款、贓物,打探、收集組織調查動向及信息,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在組織約談時仍然不如實說明問題,違規為他人謀取人事方面利益;違反廉潔紀律,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金,違規收受、使用服務對象提供的會員卡,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在經營活動等方面謀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此案進入司法程序后,經襄陽市襄城區檢察院審查起訴、提起公訴,前不久法院以受賄罪判處王士金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 200 萬元。

↑ 圖為王士金受賄案一審開庭時,湖北省襄陽市襄城區檢察院檢察官出庭支持公訴,該院檢察長張晶(右)宣讀起訴書。嚴婉瑩 攝

法院經審理認定,王士金在擔任湖北省棗陽市副市長、襄陽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襄州區區長、襄州區城投公司董事長期間,索取和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合計人民幣 1305.9 萬元、3 萬美金、黃金 1100 克,以及玉石吊墜、玉石手把件各一件,價值 100 萬元的玉石一塊。

王士金憑借自己的努力和良好的發展機遇,一步步從一名國企技術工人成長為政府機關領導干部。" 隨著職務的提升,他逐漸喪失理想信念,無視黨紀國法,大肆以權謀私,瘋狂斂財,最終落得個鋃鐺入獄的結果。" 談到王士金受賄案,辦案檢察官唏噓不已。

1. 借分管城建,公然索要好處

2006 年 11 月,王士金擔任棗陽市副市長,分管城市建設工作。從國有企業來到政府部門,恰逢地方重視經濟發展,城建工作的開展又需要與企業打交道。

起初,棗陽當地的企業家為了與王士金拉近關系,逢年過節都會通過各種方式接近他,送上一些小恩小惠來請他幫點小忙。

隨著時間的推移,王士金也從幫忙辦小事到幫忙辦大事,從收受小禮到重金索賄,慢慢喪失了自己作為黨員領導干部應該堅守的底線。

任副市長的第二年,王士金就安排了他在襄州區水利局的朋友張某注冊了 3 個公司——金苗花卉有限公司、襄陽米諸葛文化藝術工作室、世紀未來文化藝術有限公司,以便將來掩蓋自己直接收受他人賄賂的罪行。

2007 年 5 月,棗陽市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閣某承接了該市一項舊城改造項目。為加快推進項目進度,閣某找到王士金請求幫忙。在王士金的關照下,該項目得以順利進行。

當然,這個忙不是白幫的。為了從該公司索取好處,王士金稱自己有朋友在做綠化設計,讓閣某把公司綠化設計項目交給其朋友來做。閣某答應后,王士金安排襄陽米諸葛文化藝術工作室與閣某的公司商談,后該公司將 40 萬元設計費打入工作室的賬戶。畢竟是借個名義索要好處,綠化設計不過是幌子,工作質量可想而知。

果然,沒過多久,閣某就對米諸葛文化藝術工作室的設計方案提出修改意見。但在王士金的示意下,工作室拒絕重新設計,只是退還給閣某公司 15 萬元費用。閣某 " 心領神會 ",不再追究。

隨后,張某按照王士金的要求,將剩下的錢匯入了以王士金外甥女身份開設的銀行賬戶中。2008 年 5 月,王士金又以其朋友生病無錢醫治為由,從閣某處索取 6 萬元現金。

除閣某外,2008 年,王士金接受了棗陽某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葛某的請托,承諾為該公司在土地變性等事項上提供幫助,收受葛某給予的 10 萬元現金。同年,王士金又利用職務之便,幫助另一家公司承接了棗陽市污水處理廠的建設項目,并在招投標、工程款結算等事項上為該公司提供便利,條件是由該公司副經理羅某為王士金的女兒購買北京往返歐洲的機票,從而索取了 4.9 萬元。

2. 職務提升后,斂財更瘋狂

2011 年 11 月,王士金從襄陽高新區管委會副主任的崗位上提拔為襄州區委副書記、區長。仕途的順利和過去在棗陽幾年的平安無事,讓王士金越發感受到了權力的 " 魔力 "。如今成了一區之長,還有什么能夠阻擋手中的權力變現呢?如果說在棗陽時的王士金還稍微收斂一些的話,那么來到襄州后,他對錢財的欲望已經到了一種讓人難以理喻的地步,并且開始一系列 " 神操作 "。

對此,襄陽市某房地產開發公司董事長林某可能有著最直觀的感受。2008 年的時候,通過招商引資,林某的房地產公司參與了襄州區老西灣片區的城中村改造項目。

王士金調到襄州區任區長后,襄州區政府成立了濱江河建設指揮部,組織協調老西灣片區的拆遷工作,恰好由王士金擔任指揮部 " 一把手 ",林某因此在城中村改造項目推進過程中開始與王士金有了接觸和交往。

2012 年 3 月的一天,王士金來到項目工地,現場檢查拆遷和項目建設進展情況,林某在一旁陪同。" 小林啊,看能否給我 400 萬元,最近手頭比較緊,女兒想在北京買房。" 四下無人時,王士金突然說出的這句話令林某感到十分震驚——這個人膽子太大了,竟公然索要這么多錢!

但久經商海的林某很快冷靜下來。想著由于區政府負責的拆遷工作遲遲不見進展,使已經投入大量資金的項目遇到了很大阻礙,導致項目停工近 10 個月,很多拆遷方面的困難都需要王士金出面協調解決。權衡利弊后,林某對王士金笑而不語,既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

" 小林啊,我有個朋友在北京做古董生意,你去他那里買 400 萬元的古董照顧下生意,也算幫我的忙了。" 沒想到,那次開口之后才過了幾天,王士金又找到林某談起 400 萬元的事。

林某心里明白,王士金此舉是因為直接給錢會有顧慮,于是想到一個通過買賣古董變相收錢的主意。為了要錢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不答應的話,自己的公司以后在襄州區的業務很可能就無法順利開展了。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后,林某最終答應了王士金的要求。

林某按照王士金提供的賬戶匯入 400 萬元現金后,王士金安排人給林某送來了一個青銅器。從來沒有收集古董興趣的林某無奈之下只好收下了。

林某原本以為這事告一段落了,沒想到王士金因為給女兒在北京買房又遇到資金缺口。2013 年初,林某再次被王士金要求資助 200 萬元,而這次王士金給出的理由是一個朋友投資缺錢。迫于無奈,林某再次答應了王士金的要求。

最讓林某哭笑不得的是,2013 年底襄陽市城管局原局長葉傳輝出事后,林某考慮到自己送了那么多錢,擔心王士金構成違法,于是聯系王士金要求將此前的 600 萬元歸還給公司,卻不料王士金竟說自己的行為不會犯法,相當于是賣了一件 600 萬元的古董給林某。考慮到王士金給自己的工程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林某只能硬著頭皮又一次接受了王士金給出的 " 理由 "。

因為本身對古董沒有興趣和研究,同時林某自己也沒指望這個古董真能值多少錢,所以一直沒有對那件青銅器作過鑒定。直到王士金被查后,林某才得知 " 賣 " 給他的 " 古董 " 實際上只是王士金花 3800 元在市場購買的工藝品 ……

讓人吃驚的是,這僅僅是王士金在襄州任區長期間瘋狂斂財的 " 冰山一角 "。除了林某的房地產公司外,牽扯到王士金受賄案的還有當地多家知名企業。曾向王士金行賄的一名老板曾在接受媒體記者采訪時說:" 王士金搞壞了政商關系,很多企業家一開始不想送,后來變成了跟風送禮。"

3. 利劍在懸,為掩人耳目做最后一搏

即使王士金利用自己的權力撈取了很多財富,但他內心也曾是惶恐不安的。尤其是 2013 年,曾經風光無限的襄陽市城管局原局長葉傳輝的落馬,更是給王士金敲響了警鐘。

此后的王士金雖然依舊想方設法和企業老總們保持著經濟上的往來,但隨著反腐敗形勢的明晰和自己收取金錢的累積,他的擔憂和驚慌也日益增長。2015 年上半年,湖北省委巡視組的巡視徹底讓王士金成了 " 驚弓之鳥 "。他為了掩蓋自己的索賄受賄情況,再次開始了一系列 " 操作 "。

因擔心此前向襄陽某房地產集團董事長方某索取的 170 萬元不安全,王士金又找到林某,以借款的形式索取了 150 萬元用來退還給方某。

與此同時,因極度擔心東窗事發,王士金策劃著在巡視之前把所收的一部分財物上交給紀委,以達到掩人耳目和轉移視線的目的。可這樣做,他又擔心自己會承受紀律處分,畢竟錢和禮品很多都是很早以前收的。

為了把退款上交的時間和收取時間弄得一致,王士金甚至找人做工作,讓有關部門按照他要求的時間出具了收據。通過這種手段,王士金成功退交了 20 萬元現金。

隨著巡視工作的深入,王士金的內心越來越恐慌,似乎有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嚴重影響情緒。他開始認真回顧自己所得到的好處,只要對方公司所請托的事情覺得會出問題、有風險或者工程推進困難的,他都會將收受的現金或禮品退還給對方。但王士金有所不知,當時已經有很多人通過各種渠道反映他存在嚴重的經濟問題。

紙終究還是包不住火。2016 年 7 月 19 日,襄陽市紀委將王士金涉嫌受賄犯罪的線索移交襄陽市檢察院。同年 9 月 2 日,襄陽市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對王士金立案偵查,并于同月 20 日對其刑事拘留。

據了解,王士金為防止被查處,案發前已先后退還行賄人人民幣 339 萬元、美金 1 萬元、黃金 1100 克,以及玉石吊墜、玉石手把件各 1 件。在被襄陽市檢察院立案偵查后,王士金主動交代了辦案機關尚未掌握的他的其他索取和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的事實,還檢舉了他人涉嫌犯罪的線索,這些線索后來均被查證屬實。

公訴人說案

忘記了初心,以權謀私必然身敗名裂

湖北省襄陽市襄城區檢察院員額檢察官蘇嬋嬋

看到一個風華正茂的領導干部,由于抵御不住物質利益的誘惑,大搞權力尋租、權錢交易,走向了犯罪深淵,以致身陷囹圄,其家人、朋友及相關人員也都因此受到牽連,實在令人痛心,讓人嘆息。

王士金從黨員領導干部淪為 " 階下囚 ",根本原因是其理想信念動搖、黨性原則喪失。他不是將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用來為人民謀福利,而是當成謀取私利的資本。當他將手伸向第一筆行賄款時,他就已經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忘記了當年的入黨誓言,舍棄了自己的初心。

縱觀本案始末,王士金主政一方,掌管著土地審批、城建項目招投標、工程款撥付等各項大權。而本案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他經常施展掩人耳目的伎倆,意圖將索取、收受賄賂的真相掩蓋在合法的 " 外衣 " 下。

尤其是所謂的古董交易,其實那些古董在涉案公司老板眼中根本不值一文,其畏懼的只是王士金手中的權力,其為之花錢的更是王士金利用手中權力為其所謀取的利益。

《禮記》有云:" 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回想起東漢 " 四知 " 先生楊震的 " 暮夜卻金 ",再看看本案中的王士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物必先腐,而后蟲生 ",一名黨員干部的腐化墮落,往往是因為事務性工作多了,政治學習少了;應酬多了,與群眾接觸少了;政治意識、宗旨意識、組織紀律淡薄了,甚至把自己凌駕在組織之上、規矩之上,行為上的越界歸根到底還是因為沒有堅守底線,沒有始終做到表里如一。

往日不可追,今夕猶可待。王士金受賄案再次警示我們,享樂主義和內心貪欲是摧毀領導干部清廉品行的罪魁禍首,只有時刻繃緊紀律規矩這根神經,從內心深處摒棄貪欲,才能切實做到在思想上防腐拒變。工作生活中,黨員領導干部應堅決做到腐敗習氣不沾,狐朋狗友不交,凈化 " 社交圈 "" 生活圈 ",讓腐敗無孔可入。

來源:檢察日報

編輯:劉彥冰


ZAKER吉林
以上內容由“ZAKER吉林”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分享 返回頂部
最准的六肖中特网址